角膜塑型術的歷史(上)

角膜塑型術,英文名可稱之為:Orthokeratology (OK)、Ortho-k、Corneal Reshaping Therapy、Corneal Refractive Therapy (CRT)以及Vision Shaping Treatment (VST),是一種藉由系統性配戴硬式隱形眼鏡而逐漸改變角膜形狀達到暫時改變或去除屈光不正度數的臨床技術。

1960年以前:早期的角膜塑型術的演變

雖然沒有根據,不過仍有不少人認為角膜塑型的想法在古老中國就出現了。當時的中國人在睡眠時利用具有重量的物體或沙袋壓在眼皮上來試著改變視力不佳的問題。在19世紀初時,法國眼科醫師Eugene Kalt,同時也是早期研究接觸鏡的先鋒,嘗試利用較平的隱形眼鏡來壓迫圓錐角膜的頂點。

在由玻璃隱形眼鏡發展成為Polymethyl Methacrylate (PMMA)之後,不少的臨床專家發現硬式隱形眼鏡對角膜弧度的影響。在1956年由Robert Morrison所進行的研究,其中含1,000位配戴PMMA硬式隱形眼鏡之青少年,其鏡片基弧比該使用者本身最平的角膜弧度再平1.50至2.50 屈光度。兩年後,他發現這些人的近視度數都沒有增加。研究人員認為部份因素應為硬式角膜隱形眼鏡改變了使用者的角膜弧度所導致,因此而引起研究者對利用硬式角膜隱形眼鏡來改變角膜弧度以及進而希望可以控制近視的惡化。

1960年:George Jessen與角膜塑型術的發展

近代的角膜塑型術是藉由特殊設計的逆幾何(Reverse Geometry)角膜塑型鏡片達到暫時減少屈光不正之目的,比起早期使用弧度較平的傳統硬式隱形眼鏡來逐漸壓平角膜弧度,這種逆幾何角膜塑型鏡片的預測結果較佳。

公認的現代角膜塑型術之父則為美國眼視光醫師George Jessen,在1964年的文章中詳細地指出,利用沒有度數且使用鏡片基弧的平坦度為相等於要改變的近視度數之設計來壓迫角膜,依靠所產生的淚水鏡度數來讓使用者維持配戴鏡片時的視力,在日戴的使用下,發現角膜弧度會逐漸的變平而提升裸視,同時George Jessen也提到部分類似技術也使用在遠視患者身上。

1960年 ~ 1980年:第2代角膜塑形塑結果不容易預測且不穩定

從1960年到1980年之間,角膜塑型術在美國並未廣被醫學界接受,其主要原因是來自學術界的反抗,科學家持續警告使用傳統的硬式隱形眼鏡來壓迫角膜中央是不安全的,由於當時的鏡片設計缺乏臨床證明在配戴的過程不會影響角膜組織及功能,同時以當時的鏡片設計,很容易在角膜上會留下不正常的痕跡(Smiling Face),因為過於平坦的鏡片背面形狀會讓鏡片在角膜的定位不佳,鏡片往上方跑而形成「上平下凸」的假性圓錐角膜。但仍然有不少的視光醫師持續努力的研究它,例如:Grant, May, Nolan, Stoyan, Shed, Tabb及Ziff等人,為了補償早期非逆幾何鏡片的不穩定性,當時的角膜塑型鏡片(第2代)在背面設計都是以提升配戴時的穩定性為主,當年的驗配方式是在鏡片配戴中央性良好的情況下,定期更換少許漸進方式放平基弧的鏡片,配合內光心直徑與邊弧的設計改變而降低度數。

第2代的角膜塑型鏡片通常是在白天清醒時使用,每經過一段時間,取下鏡片測量角膜弧度及裸視,當弧度變平與裸視增加之後,再更換下一付更平基弧的角膜塑型鏡片直到無法讓角膜弧度變更平坦與裸視提升為止,整個過程通常需要數周到數月才能結束,而且不容易預測結果。

1970年代末期:角膜塑型安全性的探討

1970年代末期學術界開始對角膜塑型鏡片產生興趣,Kerns首先連續於1976年至1978年發表了一系列的文章,研究探討以PMMA為材質的日戴型角膜塑型鏡片,在為期3年的研究中,Kerns比較日戴型隱形眼鏡鏡片、角膜弧度呈平行配戴的一般硬式隱形眼鏡鏡片以及眼鏡,在降低近視度數上,日戴型角膜塑型鏡片在300天之後減少了0.77±0.91 D;而一般硬式隱形眼鏡也減少了0.23±0.48 D,但日戴型角膜塑型鏡片卻也造成了平均0.42 D順軸(WTR)散光的症狀,由於使用日戴型角膜塑型鏡片之後的角膜弧呈球面化的減少非球面值,因此Kerns成為第一個假設當角膜為全球面時,即是角膜塑型的結束點。

其他學者的角膜塑型相關研究也在1980年之後開始出現,在Blinder, May及 Grant在研究中指出配戴角膜塑型片的患者,平均降低1.24 D的近視;Coon的研究則有1.30±0.89 D的最大近視降低度數。而很多專家公認早期最具有代表性的角膜塑型文章出自於美國加州州立大學柏克萊分校的Polse, Brand et al,柏克萊角膜塑型研究利用隨機的方式分配PMMA角膜塑型與一般硬式隱形眼鏡組,18個月後的近視降低範圍是角膜塑型組1.01±0.87 D與一般硬式隱形眼鏡組0.54±0.58 D,停止配戴3個月之後則發現角膜弧度回復了大約75%,基本上多半研究者的結論認同角膜塑型的安全性。

0 回復

發表評論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